穹窿庄主 :四十不赖

 新京葡企业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16 20:20

进入四十岁,一直想感叹一番人生,写上一篇《四十不惑》,无非想孤芳自赏一下自己:身体基本无恙(虽偶有小疾),双方父母健康,妻贤儿顺(儿女读书还谈不上尽孝),有车有房(自行车,贷款购房),工作稳定,偶尔还发表点小文章…… 然而,前有春秋的孔仲尼著有《四十不惑》,今有北大醉侠孔庆东的《四十不坏》,我一介小民,怎敢与这些新、老知识分子较劲。但心头有话还是想说,于是,憋了半天,想了一个《四十无赖》。后来担心着“无赖”与“地痞无赖”的“无赖”混淆,于是改为《四十不赖》。 盘点一下人生,发觉无赖的事却有不少。 从工作方面讲,四十岁后,人生过半,经验不少,学无所成,或许有点收获,那也是精神层面的了。曾想下海一搏,确终因留恋固定的那把糠壳而驻足。在单位称不上是什么“顶梁柱”,也算得上是“万金油”,什么疮都可以抹点。经历不少,阅历却不多,知道了机遇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有时也是给不学无术但会溜须拍马、趋炎附势者的。 从身体上看,四十岁后,身体或多或少有点毛病,通常讲的有半截身子埋在土里了,感觉时间如白驹过隙,确实无赖呀。知道了自己的身体不光属于工作、单位,也是属于家人、朋友,更属于社会。因此,不能像以前的“拼命三郎”似的,喝酒不过三两,熬夜不过三更,打牌不会顷囊,炒股不会疯狂。 家庭方面,四十岁的人,上有老,孝敬老人责无旁贷;下有小,教育子女义不容辞。此时对孔仲尼的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,认识到父母的话不再是多余,父母的爱不再是累赘。有钱买些“脑白金”,让父母强身健体,无钱就买“风油精”,为父母驱蚊消肿,也算孝敬。对儿女,四十岁的人都有不少经验之谈,或成功之经验,或失败之教训;或读书之重要,或为人之精道。但子女大多听不进,要不认为你烦,要不就听mp3。无赖呀。 关于读书,年过四十岁的人往往能够自得其乐,这个年龄都是忙人,因此,能有一杯香茶、一本好书在手,就是享受,一边打开有字的书,一边品味生活这本无字的书。对 “知识就是力量”也有了新的注解,标新立异为“使用知识才是力量”。工作之余虽偶有小稿于市,终未成大气;一朋友发来短信吓我:“一日不读书,无人看得出;一周不读书,开始会爆粗;一月不读书,智商输给猪”,为防止此类不幸,便坚持用10%的收入来购书,却难于抽出10%的时间来阅读,无赖呀。读书于我,也有另一层意思,身无余钱,就调侃说:储备点知识比储备些钱稳当,小偷偷不走,逃难丢不掉。 其实,四十岁那年,是我的本命年,犹如过火焰山:突如其来的骨质增生,让脖子支撑不了头,躺下就起不来,起来后手脚发麻、头发晕,半夜拨打120,前后折腾了一个月;儿子无心读书,一会儿迷上“传奇”游戏,一会儿迷上街舞,一年连换三所学校;女儿看了“奥特曼”想变成飞人,从住房顶层的七楼跳到六楼,掉在别人的遮雨棚上,吓杀了街上上的众多男女;这年,自行车被盗,买个摩托车骑了三天就和汽车亲嘴,摩托车道无大碍,人却在医院又躺了一个多月。除此之外,时不时还有仰人鼻息的恶犬在背后狂吠。 家妻黄幺闺安慰道:“人生犹如打麻将,三分技术,七分运气,各人都有几把手气。”话虽精辟,其实遇到事情她却先乱了方寸。 由于父母均为上个世纪中期的教书匠,家境历来贫寒,我对受苦或挫折,早已习以为常,何况孔老师讲过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”。于是,就等着“天降大任”。 过去,一直在想:“天降大任”是啥模样?是振臂一呼,万众齐鸣?还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?还是键盘一敲就震动华尔街?不得其解。 四十岁过后,仿佛有所感悟。 上了四十岁的男人,才思敏捷,举重若轻,干练而洒脱,既有“佳人坐怀 不乱,千金委地不弯腰”的意志,又有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、天塌下来都能扛的能力, 还有“不炼金丹不坐禅,不为商贾不耕田。闲来写就青山卖,不使人间造孽钱!”的超脱,四十岁的男人,比三十岁的男人沉稳,比五十岁的男人风趣。很容易找到“登东山而小鲁”的感觉。 据考证,庖丁四十岁成为“杀牛快男”,胡屠户四十岁打了范进范举人两耳光而从此成为“专家名医”,可谓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”。 问我为何对屠夫这么关注?我认为他们是为了成全我们餐桌上的美食而甘于从事此道,比起那些为了所谓的正义,实则为了自己的私利,明里或暗里嗜杀同类者来,他们可谓圣人也。 记得前不久到重庆一家企业讲课,坐火车到了菜园坝车站,来接站的人路上堵车,于是走进一家超市准备买瓶矿泉水。超市老板娘神秘兮兮的问:“你是便衣?”我问:“怎么啦?”老板娘说:“你回头看看,那些小偷见了你就往一边溜!他们刚才正准备偷那个姑娘的钱包!”我回头一看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三五个青年,虽西装革履,却贼眉鼠眼,频频回头顾盼,而脚下快步侧行。后来到了宾馆,自己对着镜子一看,四十岁的我,眼里似有毒,脸上已经写上了饱经风霜,不是警察肯定也是便衣了。 是否是“天降大任”,或许智者见智,仁者见仁了。 四十无赖吗?其实,四十不赖嘛! 作者单位:威远煤矿

小偷虽然可恶,但是我们只要把她送去派出所接受法律制裁就行。当她要对我们进行人身攻击的时候,我们可以适当地进行反抗,也就是法律上说的正当防卫。但是她要是拿凶器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要万分小心才是,当然也不能防卫过当了。比如说群殴小偷这种事就是违法的,小偷固然该打,但不足以被群殴致死,她的罪行自有法律追究,我们没有权利剥夺她的生命。所以,在对待小偷这件事上,不能粗心大意啊。

小时候人们生活水平比较低,大多数人都吃不饱穿不暖,所以那时候的小偷相对比较多。我家在镇上,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做卖鞋生意的摊主市场上只有那么七八个,生意红火,因此很多人都想着来卖鞋。这其中两个摊主就是我伯父们。有一天,我父母在伯父的帮助下,盘下了别人的地摊位,同时必须买下地摊主的鞋子尾货。那些卖剩的鞋子都很老旧了,有些甚至很难看了。我父母全部把它们做大减价清仓处理,最后居然也能卖完这批尾货。那时候的人们容易满足,每到赶紧日,从各地赶来的人群总是能把卖鞋市场挤得满满的。谁知道,这样的情形却慢慢地就滋生了好几个小偷。

图片 1

原来小偷的黑爪子已经伸到鞋摊上来了,他们总是趁着人多热闹的时候,一下子就偷走了鞋子,防不胜防啊。后来我妈上到市场,我就把这事告诉了我妈,她愤愤地警告我:“所以说啊,你平时就要注意了。不要让别人把提篮放到鞋摊上面来,不要让她把整个身体都挤进来了。她要是挤进来的话,鞋子十有八九就要被她偷走你都不知道啊。”

有一段时间,我就听很多人说那个谁谁的东西被偷了,有一天傍晚收摊的时候,我听见大伯母突然大声问我大伯父:“他爸,今天早上我摆了一对水晶凉鞋在这个地方,你卖了出去没有?不见了。”

我赶紧对他大声说:“你买不买那双鞋子啊,不买的话,麻烦你脱下来慢慢看清楚再买也不迟啊。”

“哦,是了,就是那个绿衣女人,但她没买鞋子,也不见问我。”大伯父幡然醒悟过来,“啊,那水晶鞋肯定是她装在提篮里,偷走了。”

我向那男人提出质疑,他说他在外面以为绿衣女人自己愿意出高价买下鞋子就走了。他打算等这些人都走光了再和我讨价。这么看来果然大家都是一群奇葩啊!出了这等事情,谁也怪不了谁。

“哎呀,真是个八婆,故意在那里摸鞋子,原来她早就看中鞋子了,趁我们不注意就偷走了。你下次要看好点啦,不能再被偷鞋了,真没用!”大伯母气氛地说道,“哎,阿娟,你看看你们有没有被偷鞋子啊,有小偷来了,我都被偷了一对鞋,白白亏了几块钱了,气死了。”然后伯母招呼对面的老板娘。

绿衣女人嘴里叫着:“哎呀。。。哎呀!”然后她也一手反抓住老板娘的那只抓她头发的手,同时还腾出另一只手来拉扯老板娘的衬衣。
“哎呀,你还敢反抗?不给点颜色你看看,你就不知错,走!走!我把你送到派出所去!快走!”老板娘被绿衣女人激怒了,她干脆一脚踹出去,差点就把绿衣女人踹倒在地。
旁边的一人说:“就是这个绿衣女人是小偷,她偷了老板娘卖的内裤,正要把内裤塞到提篮的时候就被老板娘撞见了,老板娘把她从市场上拖到了这里,打算送她去派出所。”"是啊,最近小偷太多了,我们出门都有点怕,该罚!”另一人附和到。
其实我内心已经猜到八九分了,没想到绿衣女人越来越胆大了啊,也不知怎么回事,一下子市场上就冒出小偷,太令人气愤了。

“啊,那我也没卖过啊。刚才人很多的时候,我也看到有个女人拿着编织提篮来问过价钱。我跟她报价了,然后她不吭声,只是一只在那里摸着鞋子而已,带着小孩的,穿着绿衣服,你记得吗?”大伯母叫起来。

谁知道我妈这句话说完还没过几天,小偷就悄悄来了。

紧接着老板娘用尽吃奶的力气一把揪住那女人的绿衣,一拉就变形了。一个女人能做小偷估计是家境太差,所以衣服质量自然也差的很。然后她把那女人的内衣肩带也一起扯了下来,太强悍了,当场我就被镇惊到了,没想到女人打起架来也这么厉害啊。虽然没有男人打架那般残忍,但是眼前的这干架简直就是不忍直视啊,两个女人都披头散发,衣衫褴褛,甚至都春光泄露了。惹得过路的人纷纷驻足观看,不一会儿就围成了一圈。这时候,人群中终于有个路过的肥硕的大妈过来劝架了。两个少妇正在打得火热,一时难解难分。虽然看她是个重量级的大妈,但也暂时没空理会她。在我看来,大妈就是一副不疾不徐的样子,声音虽然洪亮,但是这说话的语调简直不要太逗啊!!过路人看得都着急。因为大妈说了一句最没用的话:“我说,两位年轻人,---你们---额---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,不必这么大打出手啊,-----在这大街上,-----不好看啊!”

“哦六块钱我就买了它。”男人厚脸皮说道。